骨骸與玫瑰

GL 文章放置
Un Light 敵國組 貝琳達X艾妲
其他待補

[UL][敵國組]【Belong】01-02 (GL, 慎入

01

刷的一聲窗簾被拉開了一部分,本來漆黑的室內透進了早晨絢爛的陽光,留下了部分的窗簾沒有讓晨光直接照射到床上,那裡頭的被子裡埋著個才剛睡兩個小時的人,因為陽光跟聲音讓她不自覺得皺著眉心,雖然她只有露出半張臉。

 

「我要出門了喔,艾妲。」

 

從廁所裡的水聲中走出來的女人,正隨手梳理著那冰紫色的長捲髮,一身白裙套裝裡頭紫色的襯衫搭配著深色的領帶,儼然一副事業有成的上班族。帶著笑意看著床上的人,一頭金髮的美麗女人……走近床邊在那人露出的頰側輕輕落下一吻,看著那人因為疲累,掙扎於睡眠跟起來揍人的動動,然後繼續睡的模樣。

 

「要乖乖等我回來喔。」嘴上還是繼續調戲的言行,就是知道艾妲現在絕對不會理會她的瘋言瘋語,還是想逗逗她。

 

只要看到她那確實接收到之後,皺起的眉心就感覺相當的愉快。然後這才甘心的走出房間,輕輕地帶上房門。

 

「嗯……」發出了幾不可聞的呢喃聲。

 

終於可以完全失去意識了,剛剛半睡半醒之間,一直掙扎於要不要起來揍那該死的女人,不過這個新案子幾乎奮戰到清晨才完成,艾妲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跟那精力充沛的女人廝混……

 

終於,意識完全斷掉的艾妲,沉沉的進入了夢鄉。

 

 

 

02

那個女人──貝琳達。

兩個人最初的相遇並不是甚麼美好又羅曼蒂克的,除非,有人覺得陪朋友去俱樂部找公關遊玩,本來安安靜靜地沒自己的事,卻被人直直地灑了一身的紅酒是件很美好的事的話。

 

「──」四周不停的傳來抽氣聲,賓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遭感到驚嚇。

 

至於當事者,比起最開始的震驚,現在是完全惱火。

因為那個造事者,正勾著淺淺地笑容,一絲歉意都沒有。你聽……

 

「……哎呀,真是抱歉。」

 

──毫無歉意。

艾妲對於眼前這個穿著暴露,姿態卻相當高的女人。只覺得自己有股無名火從五臟六腑燃燒了出來,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遇到這種事,也不知道一向平淡的自己為何會如此生氣,硬要說的話──也許是來自前世的孽債。

艾妲這麼想著,她看著那抹著淡紫色的唇微微一勾,都相當的來火氣。

 

「我的天啊──」

「你還好嗎?組長!」

 

艾妲的組員們這才回過神,拿出自己的手帕幫忙擦拭著她那一身紅酒。

 

「『將軍』──您怎麼?」

 

『教官』跟『皇帝』先於其他的公關們,來到了事發的現場。

 

「嘛,反正看這一身多半也不是什麼名牌,給她換一件新的衣服就可以了吧!」好像故意絲毫沒有發現四周變化,她繼續說著明顯惹人厭的話語。

 

「將──」

「妳這傢伙──」真的火大起來了,艾妲握拳站起身。

「這裡現在是發生什麼事?」一個知性,不輕不重地聲音插了進來。

 

周圍的人群都散開,走進來的是一身特殊黑禮服的女孩,她也是公關之一,花名為『賢者』,是今天的場控。只見她冷冷的撇了眼那身穿華麗白軍裝的女人,轉過頭帶著款款的笑意。

 

「將軍,您先下去休息吧。」

「嘛……」

 

終於不再繼續挑釁,花名為將軍的女人俐落的轉過身,一舉一動之間還是讓人目不轉睛的盯著看。

 

 

 

「呵呵──」

 

等自己發現的時候,已經不能自控的注意著那個坐在包廂最裡面的女人,一頭金髮盤的毫無女人味。穿的就像是從哪個工廠剛走出來一樣的隨便。

 

但自己無法自主的,盯著那明顯心不在焉的女人。

 

就在這時候,旁邊遞上來一杯酒,優雅的舉著,身為今天的主秀,她應該要像往常一樣的繞場。但等到自己回過神,她已經把手裡的紅酒到在那美麗的金髮上,深紅的酒液順著地心引力跟那美麗的臉龐,滑入了那淺色的襯衫裡……

搭配著那女人吃驚的表情,瞬間有點口乾舌燥的感覺,貝琳達第一次感覺這已經喝的很膩的紅酒,看起來原來這麼香氣濃郁。

 

「妳怎麼了?突然做那樣的事?」

 

回到休息室的瞬間,立刻就有人對自己那脫序的舉止,發出了疑問。

 

「嗯?不知道,只要看到那個女人,就有種微妙的興奮感,不知不覺的就想看她生氣的模樣呢,真可愛。」

「真不像你……」聽的那個人穿著戰地的護士服,她帶著柔和的笑意搖晃著雙腿,「我認識的貝琳達,該是個對任何人、任何事都沒有興趣的人呢,真難得。」

「是嗎?」貝琳達不以為意的玩弄著自己的髮尾。

「嗯,反正……你這一齣,待回肯定會被蕾格列芙唸的。」頓了一下,看著貝琳達難得的一臉歡愉,「算了,反正不干我的事。」


TBC

只是當作文庫用

© 骨骸與玫瑰 | Powered by LOFTER